佐西

絮絮叨叨小号

“心理上不完成杀父弑母怎么成长呢?”

啃红薯

切实地感觉到我爹或许老了,他变得更……怎么说,更“软弱”了。他说他朋友的母亲去世了,我在意识到他想表达的意思之后甚至有点诧异。最近两三年大概被夸了一两次,或许是他终于认为我是一个成年人了。


家里的家庭关系和氛围很好,但我仍旧认为爹应该是个有点不近人情习惯于理性思考的人,只是偶尔会稍稍温情一些,就画册上描绘的某类父亲一样。

我不知道,我大概把他当做一座需要攀越的山,可他渐渐变得不那么冷酷,甚至变得可以让人揣摩分析了。

他从“父亲”这个角色里踏出了一步,变成了一个人。


当然关于我妈就没这么多的思虑,我和我爹的共识大概就是她需要照顾,虽然理论上来说我妈才是照顾家里的全职主妇。

我妈一直说想去工作,我爹前两天说准备让我妈去他朋友的公司做财务。我问他工作量多不多,他说没什么挺清闲的,我说好。



我小学的世界是高饱和度的五彩斑斓,我觉得没有任何事情能消磨我对世界的好奇和爱,我不知道成年人会很容易觉得疲惫。

我那时候想,爱,我的整个胸腔里都被各种各样的爱填满,我爱爸爸妈妈,我爱一切。每一次我感觉到涌动都会大声快乐地说出来,我爱你,我爱他,不需要理由。

可成年人不行,成年人很容易枯萎,很容易把很多关系和事情弄得一团糟,而且最糟糕的一点是他们总是只有一半狡猾,半桶水。

我以为我发现的最难以置信的事情就是关系挺僵的成年人往往心里竟然还爱着对方,他们的爱不得法,狡猾也不得法。重复的螺丝钉生活让很多人柔软的身体变得僵硬,他们的感情也变得僵硬,可我小时候总有勇气去同情任何一个僵硬的人,然后爱他,然后告诉他我爱你。

可现在我变得有点僵硬了,我会批判会分析会锱铢必较,我成年了。


阿爸逼的:

纸片人听后感

*阅读本文前请大喊三声奕总万岁(迫真



关于论文主题部分“玩家与纸片人的亲密关系”,玩家在游戏过程中与虚拟人物进行互动,以及为了自我满足进行消费,实质上可以说是一种文化消费。

从游戏本身开始说,近一两年很大一部分国产热门游戏基本上是延续日本游戏的风格方式来提高玩家对游戏的忠诚度:通过玩家与虚拟人物的互动(包括游戏剧情、人物经历和设定)来建立起玩家对游戏人物的感情和依赖感。于之相对的是欧美游戏大多是通过宏达的游戏世界观、错综复杂的故事背景来达到相同的效果。

虽然这个说法稍微有些偏颇,但是大体上是这样的。


所以“与纸片人的亲密关系”本质上是玩家和游戏之间的关联的一种,或者再说得更宽泛一些,是文化消费文化活动的一种,于是玩家对于纸片人的喜爱和追捧可以让我们很容易地联想到饭圈和偶像之间的关系,因为这二者之间并没有太大区别,仅仅是表现的方式不同。至于将“虚拟的纸片人”单独拎出来强调,更多的是自我身份认同的因素。


刚才的讨论到这里似乎出现了两个分支,一是“如何区分是否是二次元”,第二我走神忘了大概。

往前追溯一下,ACG文化是在新千年之后出现的亚文化的新分支,而新千年也是传统亚文化和现代亚文化的分水岭。

本新传咸鱼要说的是,现代传播媒介对于新的亚文化的形成和成长的影响是巨大的,不同文化圈之间的沟壑开始变得越来越浅,“入坑”的成本也越来越低,越来越多的文化热点出现,而这些文化热点在强大的传播力和低门槛的双重因素下,往往会吸引到其他文化圈的人的加入。不同文化圈之间的界限渐渐模糊,一个人可以兼有多重属性,而对于某个文化圈成员属性的强调更多变成了一种身份标签和自我认同的方式。

(救救孩子吧我的关于亚文化如何异化成主流的论文只写了个开头)

也就是说,会出现“这个人明明不是二刺螈却在玩ACG游戏”的情况,在这种条件下,这个游戏本身虽然确实一款ACG文化圈的游戏,但它本身的性质已经变成了大众流行的狂欢。

大量“圈外人”带着其他文化圈的要素涌入一个新的圈子,会造成两个不相干的文化圈的融合想象:最近网络竞技圈的粉丝的情况就可以很好的说明了。

粉丝,或者说,受众是一个文化圈是否活跃的根本源,而受众的反馈往往也会很大程度影响文化圈的走向,比方说二次元文化渐渐流行-大量青少年被吸引-受众低龄化-受众反馈价值下降,以至于出现了专门嘲讽这些群体的“二刺螈”这个词(有时也用于自嘲)。


此处省略掉ACG文化异化(主流化),粉丝效应,被流行文化所裹挟的大众,文化产业,独立传播平台等等几个章节约五千字。


回到最开始的主题,玩家和纸片人的亲密关系是因为玩家的需求产生的。

我真的写不动了阿爸155555551






半成品【Xcom专家×狙击手】

写给我的士兵们









“简上校,Commander请您去指挥室一趟。”




凯莉·简回身对面前的二等兵点点头,告诉他自己稍后就会过去。


简抱起自己放在床头的头盔,冲着躺在高级战事中心病床上的西尼特·卡尔洛上尉无奈地耸了耸肩。


如果是在外星人还未入侵统治地球的二十年前,她或许还能带一束花之类的东西来探病。但现在世界各大国已经宣布无条件向外星统治者投降,外星人建立起灯火闪耀的科技城市,向那些无知的人们许诺一个美好的未来。


而反抗军?他们现在从曾经的守护地球的最后防线变成了恐怖分子,补给物资匮乏是常态。


别说新鲜的花束了,她可能连一张卡片也拿不出来。


而外星人的繁荣都市里永远欣欣向荣,一尘不染,温驯的平民们在咖啡店打发时间或者在办公室安静工作,街边的立体投影广告牌上循环播放着她和她的战友们的通缉令。街区永远一派祥和,而自己才是毛茹饮血的野蛮人、闯入者。


简偶尔夜深的时候,会怀疑自己究竟是为何而战。为似乎并不在意自身未来前景的人类?




“凯莉,你在走神吗?”


卡尔洛把双手垫在脑袋下面枕着,看着简打趣地问到。她看起来一派轻松,完全不像是在死亡边上游走了一圈的人。




三天前的变种人街区突袭任务中,担任小队骇客专家的卡尔洛被大型机器人MEC的小型导弹击中重伤,但以此为代价骇入了破坏者Sectopod,为和她的老搭档“见光死”少校和士兵们赢得了安全突袭的时间。


卡尔洛被带回天际游侠号的时候已经陷入了昏迷,斯通工程师在战事中心的治疗仪器上连续工作了快十个小时才让她能够再度睁开眼。




简摇了摇头,刚想说点什么却被隔壁床治疗轻伤的帕特克·雷上校打断了。雷把他常抽的雪茄放在鼻子下面嗅着,却没有点火,他褐色的眼睛温和地看着简。


“快去吧凯莉,指挥官在等你。听说总长和指挥官最近似乎准备招募一批新兵,看来是有得忙了。”




简终于点了点头,又对卡尔洛道:“格兰德这次的任务已经结束在回程途中了,红恶魔说她完好无损,精神得和刚起床一样,估计一会就可以过来看望你了。”


简看得出卡尔洛眼里的光更亮了一点,虽然她嘴上说着不过是小伤,抱怨了几句格兰德小题大做。


而被她念叨着的布瑞杰特·格兰德少校,绰号“见光死”——当然是指她战场上的敌人,是和简同一批士兵加入xcom中最年轻的一位,她的一举一动都像是久经沙场的老兵,但她却拒绝聊起她在法国服役的经历。




简一向是一个谨慎又体贴的队友,他们之中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而且出于私人角度来说,她挺喜欢卡尔洛和格兰德的,她们两个是挺可爱的一对。


凯莉·简向两位战友道别过后,离开了战事中心的病房。





反省(并不是

十四没写神仙观察后感所以我打算随便写一下(?)


对于所有得到过稍微系统的文字阅读训练的人来说,娱乐消遣性的文字和真正的文学性的文字是很容易区分的。

我所接触到的所有同龄人和沙雕网友里,只有十四上次参本的文带了一丝的文学性,深刻的……自我剖析这个词已经不能形容,更像是血淋淋的自残。

读的时候一边作为一个纯粹的读者感觉兴奋一边作为朋友觉得沮丧。它不等值,我情愿它没有。

跑题辽。


由于本神智错乱肥宅一边咸鱼一边自负,下意识会想的第一个选项永远是“难道我不行吗?”

互联网联通你我他,有沙雕也就会有神仙。一看,这下好了,神仙比自己还小两岁,顿时觉得无颜苟活于人世。

道理我都懂.jpg 

你能指望生活一帆风顺(无褒义)的人写出什么?写今天我失眠辽半夜一点去洗漱结果居然有个女生拿了一束花在旁边清洗我觉得当代大学生夜生活真的非常神奇所以我想搬出去独居方便半夜凌晨三点心情好的时候用CD机放all about the bass或者sexxx dream然后一边惨不忍睹地跳舞一边洗衣服如果邻居来敲门我就随机请他进来喝一杯或者当场打爆他的狗头



人性复杂且贪婪,这两点都会让人不快乐。月亮我想要,六便士我也想要。

上一张同款动作还是夏天???我觉得这中间只隔了一个月

喝浓汤顺带思考

继续上次“对直男b队友完全不反感”的话题,这次来讲一下同班直女朋友J

J大约是双,因为记得她有炫耀她亲过(指接吻)的几个漂亮小姐姐(顺带嘲讽我弱鸡)。总体来讲J是一个敏锐的聪明人,稍稍了解一些我的本性,向她撒谎的话会有丶困难。


总之J会经常来我们宿舍玩并对正在打游戏的我做出一系列非常死给的行为(爬床,亲吻脖子,试图种草莓,且场景不限于宿舍),但本亲密恐惧弱鸡并没有被触发任何不适感。


联系直男B想一想,可能就是因为J的举动是“无目的”。

无目的的亲吻不过只是皮肤碰撞罢了,它会有点痒,然后会让人缩一下脖子轻轻笑出来。

就这样,我喜欢这种“无目的”。


和亲友阿江聊天的时候她提到过她超讨厌她爹的司机(我也讨厌),一眼能让人看透的功利和小心思。

忘了哪次和我爹聊天的时候也提起来过这种人,我说我讨厌这类型的人,但问题并不是出在他们本身,如果从小在充足的资源和家庭关心下长大,万事不必争不必抢,也就大体上不会成长成为那种性格的。

我,环境决定论支持者,打钱。

跑题了。


所以,严格来讲我并不算是标准的亲密恐惧,我只是讨厌有目的的亲密关系,哪怕是爱,没错是那种真正的爱,但越是高浓度的感情越是让人无法忍受……瑕疵。大概是吧,瑕疵,或者其他的词。


从人类行为分析角度来讲(屁),这可能是无意识的筛选(屁)。

今天也在假装自己是直女。

等等我突然顿悟了我■■■■■■■!!!!

直男B几乎任何时间任何事情都有求必应,但是平时没有其他必要的事情不会主动过来找我闲扯一些无聊不找边际的话,而且!是下雨天打着一把伞挤过人群会默默把手环在我身后虚扶着,等挤过去立刻默不作声把手放下这种很有礼貌的沉默硬汉直男的性格!但是聊天的时候又很幽默!!!

最重要的是!因为我是出柜的所以我们关系再好B也从来没有任何举止带上暧昧气息。而且我喜欢和B一起下副本吐槽boss。

一瞬间觉得“啊我要是直女也不错”


而■■■■虽然也是差不多有求必应,但是,emmmm,我已经过了喜欢软绵绵性格的■■年龄(?),而且■■■■■■■从我初中追到大学一路见证了我出柜然后交往了几个女友,到现在还在试图时不时刷存在感????而且我都费尽心思给他介绍了漂亮可爱的直女朋友他还不领情????

罢了,弱鸡,呵。